于右任惟一健在弟子,99岁黄埔老人,写了70多年标准草书!

原创 静安  2017-10-28 21:00 

文/牧云轩王百会

重阳节前夕,想去拜访冯树国老先生。得到的回复是,近日身体不好,闭门谢客。

几个月前,曾和大连书画院院长李元老师去过一次冯老家。那阵子他身体还很好,只是说字写得少了,站久了腰疼。毕竟是近百岁老人了。那天,他坐着和我们聊了好一会儿,且不停抱歉说:“没来得及换衣服,穿着睡服见你们,实在不好意思。”

于右任惟一健在弟子,99岁黄埔老人,写了70多年标准草书! 书法 第1张

我见过冯老年轻时的照片,那叫一个精神。无论是穿军装,还是赤裸上身练健美的,都透着一股子英气。

生于1919年的冯树国老人,按虚岁算已经99岁了,可他自己坚持认为是100岁。人生七十就古来稀了,那百岁真算是人瑞了。

在大连沙河口区春二街和柳三街交汇路口,冯树国老人就住旁边这栋老房子里,面积不大,只有40多平米的空间。

于右任惟一健在弟子,99岁黄埔老人,写了70多年标准草书! 书法 第2张

谁能想到,这里住着一位有着传奇人生的黄埔老人。

冯树国1919年出生于四川成都,是家里的长子,有两妹一弟,大伯父在川军当师长,父亲经商,家有矿业、蚕丝厂,家境殷实。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6岁时就开始学习书法了。

1938年,正值抗战时期,黄埔军校自南京经九江迁到四川铜梁县。国民政府迁都重庆后,川渝两地经常遭到日军轰炸。19岁的冯树国在《四川日报》上看到中央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招收第17期新生的简章,为救国救民,便约了其他5名同学一起报名,准备投笔从戎,最终他成功被黄埔军校校本部录取,被安排在步兵科学习。

于右任惟一健在弟子,99岁黄埔老人,写了70多年标准草书! 书法 第3张

毕业后,先是在空军做了一段时间教官,后调回黄埔军校,担任校长室秘书。

在任职空军时,喜欢书法的冯树国一有空闲,就经常练字。当时,每个教官都配一个勤务兵,他的勤务兵每天早上都要完成一个任务:磨一大碗墨。

1943年,国民政府监察院院长于右任,在重庆出版了一本标准草书字帖,冯树国一看就迷上了草书。还曾十分冒昧地给于右任写过一封求教信,询问草书该怎样练。想不到于右任很快回信了,内容只有八个字:“书无他法,多写便佳”。

于右任惟一健在弟子,99岁黄埔老人,写了70多年标准草书! 书法 第4张

黄苗子赠送冯树国的书法对联《春秋多佳日,西北有高楼》。

一年夏天,在与于右任相熟的一位银行家的帮助下,冯树国到重庆于府,专门拜访了一次于右任先生。一脸大胡子,白布衣裤,白袜子,黑布鞋,抽旱烟的于先生面相既威严,又和蔼。年轻的冯树国,毕恭毕敬地站着,坐也不敢坐。

行长家问于右任能不能收个学生。于院长说可以,冯树国马上三鞠躬行拜师礼。于先生叮嘱他往后直接到家就可以。冯树国后来只去过两次,先生太忙,只见到一次,多数习作都由秘书转交。

冯国树还记得曾经用标准草书写过《正气歌》,老师圈阅后批注:“大体甚好,望时时习之”。

冯树国说和于先生最后一次见面非常偶然。

那是1949年10月到香港出差,在机场得知于先生也在香港。于是,连续两个早晨都去见先生,于右任很高兴,拉着他一起吃早饭。分别时,于右任很认真地叮嘱冯树国,回到成都后马上打电话通知中央社发个消息,就说“于右任不日回蓉”。消息发了,可于右任却没成功归来,而去了台湾。

于右任惟一健在弟子,99岁黄埔老人,写了70多年标准草书! 书法 第5张

冯树国家中挂的一幅《三羊图》,一家都肖羊。

与于右任这段短暂的师生时光,从此打上了句号。但标准草书,却永久地刻在了冯树国的心里。心无旁骛,只写标准草书,他一写就是七十余年。

1949年12月,冯树国随黄埔军校集体起义。

解放后先参加学习,等待分配工作。正赶上东北局管教育的一位局长回成都探亲,她带着招聘人才去东北的任务。大连是老解放区,听说冬天并不算太冷,怀着强烈的亲眼看看老解放区的渴望,冯树国于1951年来到大连,到旅顺中学任教,教体育。

因为以前学过一点俄语,到旅顺后,冯树国每个星期天都去太阳沟,与苏联军官的孩子们用俄语对话,一混就是一整天。

于右任惟一健在弟子,99岁黄埔老人,写了70多年标准草书! 书法 第6张

冯树国和大连书画院李元在一起交谈。

1952年,冯树国被调到大连五中教俄语,1956年又调到十六中,还是教俄语。

1961年,冯树国被戴上历史反革命的帽子,同时被开除公职。这帽子一戴就是将近20年,前十年在大连改造扫街,后十年被下放到庄河栗子房王家沟劳动改造。直到1979年平反。

冯树国说他这一辈子,兵、学、农、工、商全干过了。1985年,市委统战部交给他一个任务,组织成立大连黄埔同学会,并担任会长。现在,他自己还近百岁高龄,估计这个同学会只剩下了他一个光杆会长了。

为保家卫国,报考黄埔军校,到投师于右任学书法,到后来人生的起起落落,冯树国说他都没停下练习书法。一进入书写状态,就什么都忘了。

在冯树国的眼里,于右任一直是高山仰止。在于先生的字里,章草、魏碑、今草都在里边,他写过各家,最后融会各家并打通,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冯树国完全沿着于右任的道路,扎扎实实地修炼着标准草书。

于右任惟一健在弟子,99岁黄埔老人,写了70多年标准草书! 书法 第7张

冯树国家里挂的一幅2015年为庆祝世界反法西斯胜利七十周年而作的书法:忆当年,投笔从戎报国除顽凶,全民奋起八年血—战,顽凶尽除,共享安宁。

第一次去于右任家那次,冯树国发现一个细节,先生坐下后,不停地用手指在腿上划来划去。后来才想明白,那是老师以指代笔,随时随地在练字。后来冯树国被下放到农村劳动时,他的推车上总有一双筷子,休息时就用筷子代笔,随地写字。

七十多年来,冯国树一直沉浸在标准草书的世界里,除了练字,就是看书。他说多看中国古代经典,增加国学修养,是学好书法的必要条件。

于右任惟一健在弟子,99岁黄埔老人,写了70多年标准草书! 书法 第8张

于右任惟一健在弟子,99岁黄埔老人,写了70多年标准草书! 书法 第9张

于右任惟一健在弟子,99岁黄埔老人,写了70多年标准草书! 书法 第10张

这幅对联写得很好,可惜收藏者上下联裱反了。

冯国树写了一辈子的书法,却从来没有名利之心。他写字是为了心身安静,也同时为了向于右任先生致敬。这个学习不久的学生,却用一生回报了老师的教诲。

正如冯树国一生的风雨归于平静一样,他笔下的草书,也一样的满纸静气。

一辈子只追随一个人,一生只写一种字体。冯树国的书法人生,不仅仅只是练书法那么简单。

于右任惟一健在弟子,99岁黄埔老人,写了70多年标准草书! 书法 第11张

于右任惟一健在弟子,99岁黄埔老人,写了70多年标准草书! 书法 第12张

于右任惟一健在弟子,99岁黄埔老人,写了70多年标准草书! 书法 第13张

观冯树国先生的书法,真能体会那股静气与散淡。七十多年来,他就这么安静地书写着,在书写中,他享受着人生的平平淡淡。

于右任惟一健在弟子,99岁黄埔老人,写了70多年标准草书! 书法 第14张

于右任惟一健在弟子,99岁黄埔老人,写了70多年标准草书! 书法 第15张

重阳佳节之际,祝福冯树国老人,健康长寿

不一样的原创,尽在《牧云轩聊书法》!

喜欢还不快点加关注!

还有其他文章,精彩链接:

《缝纫机乐队》火了集安,其实那里的好太王碑更有名!

80岁的陆游,用猩猩毛笔写了一件传世书法!

朱元璋十世孙朱仲宗,把章草写得如此老辣!

日书三万字!色目人康里巎巎把书法写飞了!

日本人对孙过庭书谱》用四种光线扫描,发现了什么?

惊艳!楼兰残纸里的章草,见一个就要抓一个!

————————————————

王百会,网名牧云轩主人、庞坨子。

生于辽西黑山,现居大连,职业报人。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

相关推荐

草书三大基本法则

草书三大基本法则

一 | 简约为本若以楷书的结构点画为标准,则草书的首要特点是简约,笔画省而又省、简而又简。孙过庭曰:“草以使转为形质,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