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痞流氓开枪打伤10名警察:92年北京西直门特大袭警案

原创 静安  2017-10-30 06:00 

地痞流氓开枪打伤10名警察:92年北京西直门特大袭警案 社会 第1张

作者:萨沙

本文章为萨沙原创,谢绝任何媒体转载

【萨沙讲史堂第四百三十二期】(你不知道的大案第49讲)

在1992年北京警察抓捕小流氓的行动,意外演变为一场枪战。在西直门内大街,王连平为首的几十名地痞,误把民警当做来砸场子的其他流氓。他们用猎枪和土枪连续射击,共造成10名警察受伤,多人致残。这就是著名的311西直门枪战,听萨沙说一说吧。

地痞流氓开枪打伤10名警察:92年北京西直门特大袭警案 社会 第2张

照例声明:这是萨沙编的小说,声明完毕!!!

萨沙这几天在群里发了一个搞笑的视频,很有意思。

视频里面一个满口北京方言的老流氓,教训三个跪在地上的小流氓,说几句就打几下。

这3个小流氓来找拳馆老板勒索,正好遇到这个老流氓在这里吹牛,瞬间被收拾了。

老流氓搞笑之处,在于一边打一边教育小流氓做人。

萨沙摘录几句名言

老流氓:你们干点什么不好,学他妈别人混社会。(一人给一耳光)就你们几个傻逼,还学人在北京混呢?

老流氓:你们是不是说要搞人家孩子(威胁打老板孩子)?(一人给一脚)干点什么不行,非要来找揍?

老流氓:告诉你们头,下次再来,打死你们丫的!(一人头上一巴掌)好了,滚吧,先洗脸去(有个小流氓被扇出鼻血)。

有意思的吧?这就是北京的流氓,都可以去说相声了。

北京混社会的基本有个规律:老流氓镇得住小流氓。混社会的小流氓再厉害,也搞不过老流氓。

老流氓唯一怕的人,就是警察。

再嚣张的老流氓,遇到警察也得老老实实。

流氓自己斗殴再厉害,哪怕打群架已经打死打伤了人,只要警察一到,流氓百分百全开溜,没听过谁敢和警察对着干的。。

在八九十年代,警察抓这些流氓基本不带枪,带根警棍就足够了。其实,警棍也很少用得上,基本都是流氓跑,警察追,抓住带上手铐而已。

在混社会的家伙眼里,警察收拾流氓是天经地义的,类似于猫吃老鼠、老虎抓羊。

为什么不敢抵抗?

北京流氓都是混市面的,不是流窜犯,都是有自己活动的地盘,人也是有名有姓的,大部分还住在家里。

只要警察愿意,分秒就上门抓了你、收拾你,流氓还怎么嚣张?

不过,这个惯例,在1992年3月11日突然被打破。

地痞流氓开枪打伤10名警察:92年北京西直门特大袭警案 社会 第3张

1992年3月的首都,北京各公安分局都接到命令,要求加强打击犯罪,抓捕在逃嫌疑犯。

3月11日中午11点40分,北京市公安局接到线报,被通缉的地痞流氓王连平和几个同伙露面了。

这伙人正在西直门内大街的同乐饭馆(今天西城区行政服务大厅所在地)吃饭。据说,他们要去打群架,这是“战”前的聚餐。吃完饭后,他们就要去和另一伙东北籍流氓斗殴。这伙东北流氓在动物园门倒票倒香烟,打了王连平的黄牛朋友。

王连平刚刚20来岁,是北京西苑地区小有名气的混混。

从中学开始,王连平因打架殴斗、寻衅滋事多次被警方打击处理,是公安机关的常客。

1年前,王连平又和同伙在海淀区持刀拦路抢劫1个路人。

案发后,这个同伙被警方抓获,王连平在逃。

王连平是北京本地的地痞,有自己的地盘和活动区域。在地盘上,王连平还是有点名气的。一旦离开这里,王就连屁都不是。所以,这1年内他就在北京城内四处躲藏,没有逃到外地。

根据线报,王连平脚上穿一双明黄色新皮鞋、身穿黑色皮夹克。

根据情报,王连平之流充其量不过是土混混,身上也没有什么严重案件,根本不敢和警方正面对抗。

公安局是什么地方?就是恶龙进入也得盘着,猛虎进去也得趴着。

老流氓进去敢放肆,先揭你一层皮(大家明白吧)。

北京警察有句名言:什么老炮小炮!再嚣张十倍,公安局也镇得住。

之前警方抓捕时,王连平他们只是一味逃跑,有的同伙因慌不择路甚至跳楼摔伤。

根据情报,王连平他们也没有什么武器,最多有几把匕首或者一两支气枪而已,对警方构不成威胁。

唯一比较麻烦的是,王连平他们一伙人要去打群架,人数不少,至少有四五个。

西直门内大街是人口稠密的居民区,一旦流氓四散逃跑,想要全部抓住就不太容易。

地痞流氓开枪打伤10名警察:92年北京西直门特大袭警案 社会 第4张

这个抓捕任务,交给刑侦处副队长殷果芝。

殷果芝正在吃饭,接到命令以后立即放下饭碗,带着10名刑警出发了。

1992年,北京治安还是不错的,刑警抓捕流氓一般从不带枪。

线报说王连平可能有1把气枪,出于稳重考虑,殷果芝队长和刑警小梁各携带了1把小砸炮(64式手枪)。

抓捕几个小流氓而已,11名警察心态都很轻松,没当作多大事。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此次抓捕竟然演变为1992年北京最为恶劣的袭警枪案。

在12点20分,11名刑警赶到西直门内大街,这距离接到线报仅仅30多分钟。

在当年,这算是神速了。

92年的警车都有明显的标记,殷果芝队长让司机将车停在距离同乐饭馆200米外,以防止暴露。

这个司机奉命没有下车,成为唯一没有受伤的刑警。

殷果芝队长从警多年,很有经验。他先让穿着便衣的几个刑警,去饭店侦查了一下。

几分钟后,这几个刑警焦急的走回来,一路还喊着“糟了!糟了!”

怎么回事?

线报有重大失误。

线人报告王连平带着三四个同伙,用11个刑警去抓捕绰绰有余。没想到,便衣刑警走进饭店,发现里面坐满了大呼小叫的小流氓。粗粗点了一下,最少有20多人。

地痞流氓开枪打伤10名警察:92年北京西直门特大袭警案 社会 第5张

看来王连平怕打不过对方,又喊了不少同伙来助战。

11个警察去抓20多人可不容易!只能设法将他们堵在饭店里。

要命的是,同乐饭店不大,却有2个门还有不少落地窗。

殷果芝队长只能命令刑警们分为几路,分别看守住前后门以及大窗口。

刑警们刚刚分头散开,殷果芝队长就看到同乐饭店里面走出来4个人。

为首的一个小伙,穿着明黄色的皮鞋和黑色夹克,流氓气十足的叼着一根烟。

糟糕,这不就是王连平吗?他已经要走了。

顾不上多想,殷果芝队长向身边的刑警小谢、小刘等说了一句:走,先抓他们!

几个刑警立即跟了上去。

距离几个小伙只有几步时,刑警小谢喊了一声:王连平!

那个穿黄鞋的就是王连平。

听到有人喊他名字,王连平下意识的一转头。

说时迟那时快,殷果芝队长他们几个一下子扑上去,将王连平和另外3个流氓全部按倒在地。

这时,王连平他们才反应过来,立即拼命挣扎,朝着饭店里大喊大叫:来人啊!快来人啊!

警察们死死按住他们几个,正试图给他们带上手铐。

王连平是他们的头头,只要抓住了他,其他这些小喽罗马上就会分头逃窜,不难对付。

让殷果芝队长万万没想到的是,饭店里面剩下的10多个流氓却突然冲了出来。

说到底,这竟然是一场误会。

地痞流氓开枪打伤10名警察:92年北京西直门特大袭警案 社会 第6张

殷果芝队长他们几个没有穿警服,这些流氓误以为是那一伙东北流氓追上门来叉架了。

流氓有很多原则,其一就是绝对不能让其他流氓上门欺负。

这里是王连平他们的地盘,如果被东北人打上门来收拾了,以后这些北京流氓也就不用混了。

一个流氓在饭店里面大吼:我操他大爷,敢来我们地头惹事?哥几个,赶快操家伙出去拼了,不然以后咱还能上街吗?

在酒精的作用下,这群流氓们疯狂的扑过来抢人。

见到这么多人冲过来,殷果芝队长倒是也不紧张。他们有枪,流氓再多也是不怕的,挥枪吓一吓就行了。

几秒钟以后,一件更意外的事情又发生了。

冲在最前面的一个流氓,突然从怀中掏出一支,锯断枪把的五连发猎枪来。

传说那伙东北流氓很厉害,还有猎枪。王连平他们怕打不过,从朋友那里搞来了5把猎枪和土枪。这些情报,都是警方没有掌握的。

刑警小刘离得最近,他立即高喊:队长,这家伙有枪。

话音未落,那个流氓已经对准殷果芝队长开了枪。

呯的一声,殷果芝队长感到头上一热,接着就是一阵巨疼。

他用手一抹,满手都是血。此时的殷果芝队长还算镇定,立即去摸身上的64式手枪的枪套。

几秒以后,那个流氓又开了第二枪。

一团霰弹,击中了殷果芝队长的胸部。

连中2枪,殷果芝队长仍然死死抓住王连平不松手,人也坚持没有倒下。

几秒钟后,那个流氓又开了第3枪。

地痞流氓开枪打伤10名警察:92年北京西直门特大袭警案 社会 第7张

萨沙告诉大家一个道理,枪在没打响之前就是废铁,只是用来吓人的。

即便是穷凶极恶的歹徒,也知道开枪杀人会判死刑,非到万不得已不会开枪。

但只要枪一响,不管是谁开了枪,所有持枪者就会本能的开枪射击还击,立即就会有一场你死我活的枪战。

哪怕是在不禁枪的美国、法国,有经验的老警察,不到最后关头绝对不会轻易开枪。他们知道只要枪一响,后果就难以预料,要尽量避免出现的可怕枪战。

那么,流氓打架为什么敢开枪呢?

很简单,根据江湖规矩,流氓就算被打死也不能报警,不然以后也就别混了。

流氓打架就算用了大炮也不稀奇,但他们不敢用这些对付老百姓(老百姓会报警),那就更别说对付警察了。

这个流氓开了枪,场面就无法控制了。

第三枪射出的霰弹,再次击中了殷果芝队长的脸部。

殷果芝队长受严重的伤害,再也支持不住,仰天跌倒。

这3枪不过是几秒钟内的事情。

佩戴64式手枪的殷果芝队长被打倒后,距离他最近的刑警小任,立即扑过去试图拔出手枪。

刚走了几步,另一个流氓拔出一把农村打鸭子用的双管土枪,对准小任就打。

双方只有几米距离,小任根本无法躲避。

地痞流氓开枪打伤10名警察:92年北京西直门特大袭警案 社会 第8张

呯!呯!小任被土枪打的向后摔倒。

他的腰部、臀部、背部射入近百颗土制霰弹,受伤不比殷果芝队长要轻。

在小任被打倒时,附近的刑警小张也飞奔过去,伸手拔出了殷果芝队长腰间的手枪。

小张还没有来得及打开保险,就被一个从饭店冲出的流氓用五连发猎枪连击两枪。

呯呯!小张右臂和右肋骨中弹,不由自主的倒了下去。

在这种危机时刻,其余几个刑警并没有害怕逃走,仍然死死按着其他几个流氓。

几个持枪流氓急于救人,又向这几个刑警开了几枪。

混战中,刑警小李右臂被子弹打断,小朱头部中弹,满脸都是血。

不到半分钟,5名刑警被流氓开枪打倒。

枪战开始时,另1个佩戴64式手枪的刑警小梁埋伏在后门。

他先是拦住一个持猎枪的流氓,缴了他的枪,此时枪战已经打响。

听到枪声后,刑警小梁急忙往前门冲。

刚跑到前门附近,还没看清人,刑警小梁就也被打倒。

一个埋伏在墙后的流氓,从暗中开枪击中他的脸部。

刑警小梁太阳穴被射入几枚霰弹,伤势不轻,当场倒地昏迷。

这样一来,刑警们就没有枪了。

地痞流氓开枪打伤10名警察:92年北京西直门特大袭警案 社会 第9张

?饭店的十多个流氓都冲了出来,用木棍匕首对准其余的刑警一顿乱打:放不放人?不放人打死你们!

剩下的刑警只有4人,寡不敌众,全部被打伤,王连平他们被流氓们抢走。

到这个时候,这伙流氓这才发现:倒地的人中有人穿着警服,地上还丢着手铐,这不是东北流氓,是警察!

完了,这下搞出大事了!!!

大惊失色下,王连平他们立即分头逃窜。

流氓刚刚开溜,这边刑警们就试图追击。

胳膊被木棍打伤的刑警小葛受伤较轻,他抢过殷果芝队长的手枪,准备还击。

可是,西直门内大街很狭窄,来往人车又很多。

流氓已经混入人群中逃窜,一旦开枪就会误伤无辜群众。小葛瞄了半天不敢开枪,只能朝天鸣枪示警。

周边至少有上百群众目睹了枪战。

一个群众事后回忆:当时我在距离大街200米的立交桥上,突然听到一声枪响,随后又是第二声第三声。我抬头一看,周边的行人都趴下或者蹲下了,我也赶快趴下。几分钟后,看来前面的路人狂奔过来,我也吓得爬起来就跑。我看到一辆无轨电车的玻璃窗上,被打了几个弹孔,车上乘客也都趴着不动。我后来才知道,歹徒使用的是霰弹枪,距离稍远就没有杀伤力了。枪战中只有三名路人受枪伤,都很轻微,皮肉伤而已。幸亏是这样,不然不知道会误伤多少路人!

流氓们逃走后,周边一些群众才敢过来救助受伤刑警。

西直门内的枪战,震动了京城。

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北京市副市长等人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地痞流氓开枪打伤10名警察:92年北京西直门特大袭警案 社会 第10张

此次参战的11名刑警,除司机没有下车外,其余10人全部受伤,6人受枪伤,4人被铁棍石块等打伤。其中3人是严重的伤害。被送到医院抢救时,殷果芝队长整个头部全是鲜血和伤口,脸部肿的有洗脸盆那么大。他的右眼已经被霰弹打瞎,眼球已经不见了,左眼也被打伤,视力降到几乎为0。眼部的伤还不算什么,射入殷果芝队长头部的十几发霰弹才是要命的。有7发小子弹射入右脑,危及生命,殷果芝陷入重度昏迷。

警方请来北京最好的颅脑专家,为殷果芝队长进行了开颅抢救。

几个专家用尽浑身解数,仍然有几枚子弹深入脑部无法取出。如果强行手术,殷果芝队长就可能死在手术台上。手术后,殷果芝队长仍然处于垂危状态。长达8个月时间一动不动,对外界刺激没有知觉。

专家们忧心忡忡的对家属说:伤势太重,呼吸随时可能停止。就算活过来,也很有可能是植物人!

万幸的是,殷果芝队长竟然挺了过来。

昏迷长达1年多后,殷果芝队长终于醒了过来。

又过了1年多,殷果芝队长才能在家人扶持下,走出病房晒晒太阳。

即便如此,殷果芝队长因颅脑严重的伤害,留下终生残疾,经常发生严重的癫痫。他的双目基本失明,一只耳朵也失聪,另一只耳朵只有细微的听力。

除了殷果芝队长以外,其余还有2名刑警严重的伤害。被射入近百发霰弹的小任,经过十多次手术,仍然有十多发铅弹深入神经、血管等要害部分,不能取出。一旦阴雨天,小任就浑身疼痛难忍。

另1名刑警骨盆被子弹击碎,也留下残疾。

此次袭警案如此严重,北京市委和公安部下令不惜一切代价抓捕所有流氓。

地痞流氓开枪打伤10名警察:92年北京西直门特大袭警案 社会 第11张

北京市公安局当天召开紧急会议,市局主管领导亲自挂帅,组成了由市局刑侦处,西城、东城、海淀公安分局主管领导参加的专案领导小组,抽调精兵强将,迅速投入侦破工作。

这些流氓都是本地人,抓捕他们的难度并不大。

案发当天,警方就抓捕了1个叫做甘振发的流氓。

甘振发是老地痞,在1987年因打架斗殴被劳教3年,释放后一直在社会上面瞎混。几个月前,他打车时嫌车费贵,要赖账。司机不服,拉着他讲理。甘振发恼羞成怒,用弹簧刀连刺司机4刀,将司机刺成严重的伤害后逃走。

此次甘振发自称没有参加枪战和殴斗,只是朋友请他来打架,他就在同乐饭店吃饭。

快吃完的时候,听到饭店门口枪响,他就吓跑了。

警方询问一起吃饭的都是什么人时,甘振发胡言乱语说都不认识,又说只知道外号。

其实,甘振发哪能不知道王连平等人的去向,拒不交代而已。

当天,警方又陆续抓到10多个流氓。

归案后,这些流氓也知道案情重大,千方百计辩解没有参加枪战和斗殴。

审讯中,这些家伙丑态百出,有的哀求、有的哭泣、有的下跪、有的赌咒发誓,以往的嚣张样子早就扔到九霄云外了。

经过反复审讯,警方还是掌握了一些线索。

地痞流氓开枪打伤10名警察:92年北京西直门特大袭警案 社会 第12张

开枪射击殷果芝队长的流氓叫做赵延国,地盘是亚运村地区的惠亚饭馆附近。

警方立即派人去调查抓捕。

赵延国这个无脑儿,此时竟然还不跑路,不知死活的在饭店里面喝酒。

当警方进入饭店时,赵延国魂飞魄散,慌忙跳窗逃走。

警方追出饭店,赵延国已手持匕首劫持了1辆出租车,在公路上狂驶。

经过10分钟激烈追逐,3辆警车将赵延国的出租车截停公路上。

赵延国用匕首驾着出租车司机的脖子,狂喊:快冲过去,撞他们的车。

这边刑警们已经将出租车四面包围,几支手枪对准赵延国:快投降,把匕首丢出来,不然开枪了。

赵延国一下软了下来:不要开枪!不要开枪!

一把雪亮的匕首丢出出租车,几个警察将赵延国拖出车子铐住。

赵延国交代,另外开枪的2人叫做董世增、赵英涛。

董世增是枪贩子,他们的猎枪土枪都是他搞来的。

还有1个叫做于月忠,在混战中被自己人误伤了手臂,也跟着王连平一同逃亡。

这4人是王连平流氓团伙的核心人物,全部劣迹斑斑。

1991年6月,4人带着猎枪和匕首找商人柯某勒索,柯某被打伤后又抢走1000元!王连平还放话,限3天内再给1000元,不然就让柯某以后坐轮椅。

柯某受惊过度,服毒自杀。好在家人发现及时,讲柯某送到医院后抢救脱险。

7月,4人在海淀区“小三蓓”餐厅喝酒寻衅,借口饭菜质量不好,要求女老板赔钱500元。女老板连连求饶,给了他们当天全部营业款150元。来餐厅结账的某公司业务员王某看不惯,说了一句:在女人面前耍什么横!

王连平他们认为王某管闲事,操起酒瓶和板凳对他一顿暴打。王某被打的当场吐血,断了三根肋骨。

10月,他们海淀园颐餐馆喝酒,于月忠认为邻桌食客老是盯着他看,眼神不对。

于是,一句“你瞅啥呢?”,4个人就扑了上去。

4人将这个食客痛揍一顿,食客头部被打伤,牙齿被打掉多个。

12月,他们在西直门内大街喝酒时,遇到1个顾客张某和老板因算账问题争执。

王连平认为这里是他地盘,张某还敢在这里闹事,抄起菜刀就砍。张某吓得夺门而逃,王连平不依不饶,当街挥刀追了几百米,对张某连砍十几刀后才扬长而去。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总之就是一群下三滥的地痞。

地痞流氓开枪打伤10名警察:92年北京西直门特大袭警案 社会 第13张

枪战后,4人知道犯了大事,迅速逃到海淀区蓝靛厂同伙姜永泉家。

姜永泉也是老混混,倒不是傻帽。他知道事关重大,不敢窝赃他们,只给了他们300元钱。

无奈之下,王连平又投奔1个叫做杨晓萍的女水果贩子。

保定人杨晓萍头脑是一根筋,做事不经大脑,被王连平戏称是铁姐妹。

杨晓萍以前在王连平家门口摆摊,曾经遇到其他小流氓调戏。王连平认为这是自己地盘,出面将小流氓赶走。

杨晓萍对王连平比较感激,两人关系不错。

此次,王连平也不敢对杨晓萍说出真相,谎称于月忠玩枪时走火,不敢在北京看病。杨晓萍也不是笨蛋,知道他们可能是犯事了,估计是和其他流氓打架。杨的一个亲戚在河北省高阳县医院当院长,就让王连平他们逃到保定去看病。

杨晓萍带着4人,连夜回到保定清苑县农村老家。

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当晚北京警方就追了过来。

在保定警方协助下,凌晨4点的夜雨,北京警方将杨晓萍家团团包围。

地痞流氓开枪打伤10名警察:92年北京西直门特大袭警案 社会 第14张

杨晓萍的房子是农村的一个大院子,院墙高达3米,里面有6间平房。

这难不倒刑警们。

一个刑警伸手利落的翻过围墙,悄悄打开了院门,十多名刑警一拥而入。

王连平他们身上有枪,刑警们都穿了防弹衣。不过,防弹衣其实没什么用处,对付不了霰弹。

霰弹打过来,没有防弹衣遮蔽的头部、颈部中弹,一样会致命。

此时哪里管不了这么多,刑警们冒险向平房摸过去。

突然一间平房的门打开了,杨晓萍拿着一盆洗脸水正要倒下。

看到这么多警察在院子里面,杨晓萍愣了一下,随即大喊:快起来,警察来抓你们了。

警察们迅速制服杨晓萍,然后持枪破门而入:屋里的人都不准动!我们是警察!

王连平、赵英涛和于月忠正在土炕上睡觉,都只穿着内裤。他们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全部制服。

刑警们将枕头一抖,一把上膛的五连发猎枪赫然在目。

再一搜,刑警们又发现一枚土制手榴弹和一把锋利的匕首。

抓住了3个人,剩下的董世增跑到哪里去了?

刑警们反复搜索,终于在傍边平房的床下,拖出了只穿内裤的董世增。

董世增比较机灵,听到杨晓萍的喊叫后,他顾不上穿衣服,立即翻窗逃到屋外。四面都是刑警,董世增无处可躲,只能闪入这间平房,躲到床下。

由此,4个家伙都被抓住。

地痞流氓开枪打伤10名警察:92年北京西直门特大袭警案 社会 第15张

至此,距离枪案发生仅有3天3夜,20多名流氓除了外号“小诸葛”的路世宏以外,其余全部归案。

1个月后的4月30日,从外地回到北京的路世宏刚一露面,就被刑警抓住。

至此,震惊中外的“311”西直门枪战案彻底告破。

5月26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宣判大会,王连平、董世增、赵延国、赵英涛这4名主犯被判处死刑;

于月忠、刘宝林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甘振发被判处无期徒刑,朱沈京、路世峰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包庇上述罪犯和为罪犯私藏枪支的李华、季学珍、路世明、杨晓萍、姜永泉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至7年。

此案现在看来有些莫名其妙,抓捕流氓抓成了枪战。

其实,这就是警察这个行业的危险性。

很多人认为警察危险的只是处理大案,岂不知即便是抓赌抓嫖查酒驾,说不定也会遇到持枪流窜的歹徒。

萨沙认为,这10个受伤警察都是好样的,他们是在用鲜血维护社会的安定。

尤其是严重的伤害致残的殷果芝队长等3人,应该给予他们最高的福利待遇,不能让鲜血白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