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义利益当前:《水浒传》狱吏的不同命运

来源 历史派  2017-11-02 19:00 


道义利益当前:《水浒传》狱吏的不同命运 文化 第1张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张苏君

绛侯周勃,汉初开国元勋。刘邦临终前政治遗言:安刘氏天下者,必勃也。果如其言,平定诸吕之乱,再造大汉江山。

如此威风人物,曾见疑入狱,出狱后感叹:“吾尝将百万军,然安知狱吏之贵乎!”令周太尉做此感慨,可见狱吏之威。

北宋时期,天下沸沸,盗贼四起。有需求的地方就有市场,狱吏职业自然兴旺发达。梁山好汉一百单八将中,曾从事该岗位的干部七八人,论及杰出代表,无疑是蔡福蔡庆兄弟。

相较同行董超、薛霸二人,大家手段相似、套路相近,但在办事格局、拿捏到位方面,高下判若云泥。

一、视而不见:道义放两边

铁臂膊蔡福(铁臂阿童木?),一枝花蔡庆,兄弟二人乃北京人士,担任大名府押牢节级兼行刑刽子手,权利不大、油水不小。

河北首富卢俊义,以私通梁山、意图谋反的罪名入狱。以常理推断,绝无可能。

一个始终以“祖宗无犯法之男,亲族无再婚之女”引以为豪的人,有万贯家财妙龄娇妻,怎会去做强盗?假设有意造反,何必写反诗于自家墙壁?题写反诗后不出逃,在家静等公差抓捕?

这些疑点,久在公门的蔡福,自然一目了然!李固私下打点蔡福,蔡福说的很明白“你那瞒心昧己勾当,怕我不知!”作为节级,他没有提出丝毫质疑。道义是什么?我看不见。

如此相比,能看出孙定的耿直可爱——办理林冲案件的审判长,孙孔目说:这南衙开封府,不是朝廷的,是高太尉家的?顶住高俅压力,坚决不判死刑,改判刺配。

卢俊义押去大牢里监禁时,已被打得皮开肉绽,鲜血迸流,昏晕三四次。脖子上又钉了一百斤的死囚枷。府前府后看的人,都不忍见。

但到了蔡福地盘,仍一视同仁,打了三十杀威棒。押卢俊义到庭心,跪在面前。蔡福坐在坑上,用手指道:“你认的我么?”员外不敢作声。

反观董超薛霸,同样这般。陆虞侯代表高太尉谈话,赠金十两,要求结果林冲。二公差道义放两边,利益放中间。并创新玩法:开水烫脚、穿新草鞋,若非鲁达相救,林冲必葬身野猪林。

沧州牢房的差拨,见到林冲变了脸色,指着怒骂“贼配军、顽囚、贼骨头”,林教头一佛出世,不敢抬头。不是差拨正义感爆棚,而是“不见他把钱出来”。收到银子,立刻和风细雨。

看着林冲笑道:“林教头,我也闻你的好名字,端的是个好男子!想是高太尉陷害你了。虽然目下暂时受苦,久后必然发迹。据你的大名,这表人物,必不是等闲之人,久后必做大官。”

东德卫兵亨里奇,开枪打死越狱之人。1992年他在柏林受审,辩护律师称:士兵是执行命令的人,他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法庭最终判处亨里奇三年半徒刑。

法官这样解释:“东德的法律要你杀人,可是你知道这些唾弃暴政的人是无辜的。明知无辜而杀他,就是有罪。当法律和良知冲突时,良知是最高的准则……不执行上级命令是有罪的,但打不准是无罪的。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权力,这是你应主动承担的良心义务


道义利益当前:《水浒传》狱吏的不同命运 文化 第2张

北宋的劳教干部、牢房规则,没有道德约束、良知义务,所以大家做得轻松自在。

道义不存。

二、坐收渔利:利字正当头

作为帝国的公差,大家都混口饭吃,都为财而忙碌。千里来当官,为了吃和穿嘛。

薛霸董超,押林冲出场。高太尉关注、陆虞侯暗示,态度极其端正,表示坚决拥护。即便如此,也需赏些金银,坐实此事。成交价是预付款十两黄金,事成后十两。二人情绪高涨,干劲十足,旗帜鲜明表态。

薛霸道:“老董,你听我说:高太尉便叫你我死,也只得依他,莫说使这官人又送金子与俺。你不要多说,和你分了罢,落得做人情,日后也有照顾俺处。前头有的是大松林猛恶去处,不拣怎的,与他结果了罢。”

薛董二人,解卢俊义终场。接到这趟差事,内心欣欣然,又是一笔买卖啊。李固出面相邀,酒店成交。毕竟并非高官相托,走的是市场价。李固首付两锭大银,事成后再送蒜条金100两。

三杯酒罢,李固说道:“我没甚的相送,两锭大银,权为压手。多只两程,少无数里,就僻静去处,结果了他性命,揭取脸上金印回来表证,教我知道,每人再送五十两蒜条金与你。”

蔡福见过世面,更懂行情。同等差事——杀卢俊义,报价差别是数量级的。这在于蔡福对标的目标的价值了解,对李固心态的准确拿捏。称呼李固“主管”,就为其角色定位,再直呼其名进行敲打,形成心理震慑。价格从50两蒜条金,一路飙升,以500两成交。

蔡福道:“李固,你割猫儿尾,拌猫儿饭!北京有名恁地一个卢员外,只值得这一百两金子?你若要我倒地他,不是我诈你,只把五百两金子与我。”李固便道:“金子有在这里,便都送与节级,只要今夜晚些成事。”蔡福收了金子,藏在身边,起身道:“明日早来扛尸。”

这种以权谋私的举动,蔡福做得相当熟练。如无意外,卢员外将屈死牢中。关键时刻,宋大哥出手了。柴进出面,这位前皇帝家的贵族,级别够高;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员外是冤枉官司,道义高度;威逼利诱,员外死则尽皆斩首,员外生则黄金千两,分量够重。

(柴进)道:如是留得卢员外性命在世,佛眼相看,不忘大德;但有半米儿差错,兵临城下,将至濠边,无贤无愚,无老无幼,打破城池,尽皆斩首。久闻足下是个仗义全忠的好汉,无物相送,今将一千两黄金薄礼在此。倘若要捉柴进,就此便请绳索,誓不皱眉。


道义利益当前:《水浒传》狱吏的不同命运 文化 第3张

蔡福略作权衡,做出决定,选择柴进——出价更高,风险更小。于是,员外躲过此劫。至于李固的五百两黄金,自然不用退还,一句话“中书大人不肯”便可搪塞。蔡福稳坐家中,原告被告两头吃,足令董超薛霸之流望尘兴叹,仰慕不已。

宋江大哥发配到郓城,很受公差的喜欢。为何?不是他帅,而是他富,白花花银子谁人不爱?营里管事的人并使唤的军健人等,都送些银两与他们买茶吃,因此无一个不欢喜宋江。

说到底,都是生意。

三、适可而止:他日好相见

蔡福蔡庆、董超薛霸,大家都这么干,为何结局如此迥异?

一是蔡福颇有见识。

他没有迷信官府,将身价性命全系于此,而是选择脚踩两只船,两边不得罪,两边都讨好。以官府公差身份,上下使梁山钱财,展开对卢俊义的营救。这样,收到好处上司满意,员外得救梁山满意。

蔡庆道:“常言道:‘杀人须见血,救人须救彻。’既然有一千两金子在此,我和你替他上下使用。梁中书、张孔目,都是好利之徒,接了贿赂,必然周全卢俊义性命。葫芦提配将出去,救得救不得,自有他梁山泊好汉,俺们干的事便了也。”

哪像董超薛霸,一条道走到黑。只迷信朝堂,不信江湖。押送林冲,铁心要取其性命,若非林冲阻止,野猪林二人就要殉职。

拼着老命来办差,却被高俅刺配。按理说,也该深刻反思了。但二人没有总结,押送卢俊义,仍然一根筋。收李固银两,非要杀卢俊义,结果葬身无名林。

二是做事留有余地。

卢俊义深陷大牢,无人照料。燕青落魄在外,乞讨半罐饭菜,到狱中送饭。遇到蔡福,燕青跪拜在地,泪如雨下。此时的蔡福没把事情做绝,点头同意。与人方便,与己方便。既有怜悯之心,又有留路之举。

元宵佳节,梁山大军兵临城下。打进北京后,杀了梁中书、王太守满门,又屠杀全城百姓。反而是蔡福,于心不忍,央求柴进、吴用放大家一马。救人的好汉在杀人,杀人的蔡福来救人,很是黑色幽默。


道义利益当前:《水浒传》狱吏的不同命运 文化 第4张

蔡福道:“大官人,可救一城百姓,休教残害。”柴进见说,便去寻军师吴用。比及柴进寻着吴用,急传下号令去,教休杀害良民时,城中将及损伤一半。

三是蔡福更识时务。

内心而言,蔡福兄弟营救卢俊义,只是一种生存手段,谈不上高尚的目的。二人压根没想上梁山,官府、梁山,谁都惹不起,谁都不得罪。但外部环境有变,二人不闹情绪,随机应变。

元宵当天,蔡福刚回到家中,柴进、乐和两人,直接“闪将”进来,可见动作极快,让主人来不及反应。柴进提出要一起到牢房当中,蔡福内心是抗拒的,“只得”依言行事。

蔡福是个公人,早猜了八分。欲待不依,诚恐打破城池,都不见了好处,又陷了老小一家人口性命。只得担着血海的干系,便取些旧衣裳,教他两个换了,也扮做公人,换了巾帻,带柴进、乐和径奔牢中去了。

梁山营救小组,孔明、孔亮、邹渊、邹润一起杀入牢房,救得卢俊义。官府落败,梁山大胜。二蔡势如骑虎,“不由他弟兄两个肯与不肯”,此情此景,蔡福兄弟识大体顾大局,立即坚决跟随梁山。

蔡庆慌忙报蔡福时,孔明、孔亮早从牢屋上跳将下来。不由他弟兄两个肯与不肯,柴进身边取出器械,便去开枷,放了卢俊义、石秀。柴进说与蔡福:“你快跟我去家中保护老小!”一齐都出牢门来。

选择,全凭智慧。

诗人聂绀弩,这位鲁迅之后的战斗杂文大家,曾为董超薛霸题诗:

解罢林冲又解卢,英雄天下尽归吾。

谁家旅店无开水,何处山林不野猪?

鲁达慈悲齐幸免,燕青义愤乃骈诛。

佶京俅贯江山里,超霸二公可少乎?

二人地下有知,也当不枉此生了。

致敬:

@ 施耐庵巨著《水浒传

@ 戴敦邦先生绘图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