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爱(情感故事)

来源 七彩风筝  2017-11-08 09:00 

我是一个生活在城市边缘的打工族,长着一副很农民的脸,穿着一身很蓝领的衣服,一天到晚以替人挑担和拎包为生,像一片树叶一样在车站、码头、集市飘荡,哪里需要我,我就飘到哪里,期间虽然经常遭到城里人的白眼,但生活很充实,过得也还舒坦。

没有人关心我,也没有人注意我,但我不想自己苦了自己,所以在我生日的那天我决定要像城里人一样,给自己过一个生日。

那天,我换下蓝领穿上一套漂亮的西装,潇洒地来到一个二流的饭店,给自己点了几个菜,要了半斤白酒,悠闲地自斟自饮起来,一直喝到打烊,才买了单,跌跌撞撞地向我租的房子走去。

迷迷糊糊中,我来到人民路广场附近,我色迷迷地看着拥在一起的一对对俊男靓女,心里竟有一份莫名的冲动,就在我想入非非的时候,忽然从斜刺里冲出一位十岁左右的男孩,他不偏不倚一头撞到我的怀里,说了一声“对不起”,便拔腿就跑,我非常气愤,暗中紧紧跟在男孩的后面,随着他一路来到一座天桥的底下,见那个男孩径直走到一个用废旧纸箱围成的一个小房间里,跪在一个衣衫不整的姑娘前,用毛巾在她的头上不断地敷着,看来,那姑娘是病了,而且病得很厉害,我推门进去,用手摸了摸姑娘的额头,滚烫!我二话没说,抱起她就向医院奔跑。

到医院后医生说,姑娘得了急性脑膜炎,需要立即住院治疗,要我马上办理住院手续。

我知道脑膜炎的厉害,所以立即奔向收费处,当我站好队,从口袋里掏钱时,我傻了,钱包不见了!这时的我酒已经醒了一大半,我仔细回想着,试图找出丢钱的场所,忽然,我想到了小男孩,钱包很可能是他偷去的,我马上返身来到小男孩身边,将手伸向他,他很快从口袋里掏出钱包交给了我,我一句话也没有说,交了钱,办好了住院手续,将姑娘送到病房。

待一切办好后,我一声不响地准备走,这时,一直惴惴不安看着我的小男孩突然跑到我面前,双膝跪地,泪流满面。我的心一颤,赶忙将他扶起,和他一起来到外面的石凳上坐下,和他攀谈起来。

小男孩告诉我,他叫陈小波,姐姐叫陈姬,住在中越边界的一个小村庄,二年前,父母因贩毒被处死,只剩下他和姐姐两人相依为命,由于父母的过错,亲戚都不愿意帮助他们,实在没有办法,他们只好背井离乡来这里打工,他们一无文凭,二无熟人,所以一直没有找到工作,没有办法就只好沿街乞讨。

昨天晚上,他姐姐开始发烧,本来以为是感冒,哪知烧得越来越厉害,实在没有办法。所以他就冒险做小偷,准备偷一些钱给姐姐治病,谁知第一个就偷到了我的头上。

听完陈小波的话,我的心一下子软了,一把抱过他,将他紧紧搂在怀里,心痛地说:“孩子,你别着急,我一定要把你的姐姐的病医好!”

从那以后,我更忙了,我拼命地挣钱,不断地将我赚的点点钱送到医院,可是,仍然不够用,实在没有办法,我就向同伴借钱,还不够我就卖血,终于有一天,我累倒在陈姬的病床前。

当我醒来时,我看到了陈姬姐弟俩那满面的泪痕和焦急的眼神,这是除了我父母曾经给过我的外,算是第二次看到了,我知道,他们已经把我当成他们的亲人了!

十天后,陈姬病愈出院,那天,我给他俩买了新衣,将他们带到浴室洗了澡,待他俩出来后,我眼前一亮,原来他俩竟然是一对金童玉女!我高兴地陪他们到饭店,点了四菜一汤,看着姐弟两那狼吞虎咽的样子,我的眼泪潸然而下!

吃饱喝足后,他俩一人挽着我的一个手臂,向我的住处走去。到了“家”,我将房子好好作了规划,用木板隔了一个“闺房”给陈姬,我和陈小波睡一张床,从此陈姬给我当家,我将陈小波送到附近一个民工学校读书,我仍然在外做挑夫,虽然生活很艰苦,但一家人和和美美,其乐融融,我也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总有使不完的力气。

后来陈姬将自己从家里带来的私房钱全部取出,在附近开了一个小杂货店,边做家务边做生意,我们的生活开始改变,再后来,我卖了一辆黄包车,生活富裕了,我的心开始动了起来,看着陈姬那苹果似的脸蛋、乌黑发亮的头发和窈窕的身材,我经常心神不定,有时竟不由自主地盯着她看,每当我看她时,她总是低下头,赶快逃离我的视野。

一天,我见陈小波不在家,便红着脸问陈姬,我们能不能永远在一起,哪知我话还没有说完,她就泪流满面,我赶忙说:对不起!你如果不愿意就算了,我不会趁人之危的,我会给你找一个最好的爱人的。她听后,一下子扑到我的怀里,很很地“咬”了我一口,生气地说,你为什么今天才向我求婚,我已经等得头发都白了,我什么人也不嫁,就要你这个被我弟弟“偷”来的“最差”的男人!

还有什么可说的呢,不久我只好结婚了,当然新娘是谁,你们肯定知道了,我不想再说她的名字,我害怕她的名字被你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要知道,我可是一个城市边缘的打工仔,我得提防着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