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抛弃我24年让我给弟弟换肾,我假装答应开始复仇计划

来源 每天读点故事  2017-11-09 14:00 

母亲抛弃我24年让我给弟弟换肾,我假装答应开始复仇计划第1张-群贤网 母亲抛弃我24年让我给弟弟换肾,我假装答应开始复仇计划 情感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努小兔 |禁止转载

“妈,我回来了。你说谁那么缺德,在咱们楼梯口停辆车,路本来就窄,这下还得侧着身子从旁边挤过来。你看,我衣角都蹭着灰了……”咋咋呼呼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声音的主人罗君竹突然看到了客厅坐着的陌生女人。

罗君竹妈妈,一个微胖、短发的中年妇女,像这个集中着七八栋几十年房龄老房子的大院里大多数中年妇女一样不施粉黛、长相平凡,穿着洗得泛白的棕色呢子短大衣,一双手由于长期做家务,显得粗壮又粗糙。此时,她显得有些局促不安,女儿进门时念叨的一番话,让她又有点尴尬。

为掩饰自己的心情,君竹妈妈故意咳了几声,也算是提醒女儿家里有客人:“君竹,快过来,家里来客人了。”然后又对着客人笑:“这孩子,从小就这样,咋咋呼呼的。小时候简直就是个假小子,有一次隔壁家小子不小心撞我摔了一跤,她追着别人满院子打,把那小子打得鼻青脸肿的。

“现在可算是好多了,长大了,有点闺女样了。”她突然意识到对方的身份,似乎自己说得多了些,于是摸摸鼻子停住了。

罗君竹换好拖鞋走进来,朝客人礼貌地笑笑,因为还没有介绍对方的身份,她并没有贸然开口称呼。

她偷偷打量,来人大约四十多岁,保养得宜,皮肤白皙细腻,眼角隐隐的鱼尾纹显露出她的年龄,烫过的长发妥贴地盘在头上,红宝石耳钉和同款戒指,圆润晶莹的珍珠项链,合体的黑色长裙,绣着精致的花纹。

一看就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太太,端庄华贵地坐在那里,再看看旁边被衬得灰暗无光的老妈,罗君竹暗暗叹了口气,都是女人,差距怎么那么大呢。

“君竹,这是……”罗妈妈停顿了一下,似乎不知道怎么介绍。

华贵女人优雅地笑笑:“君竹,你好。红妹,那我就先告辞了。我想还是你先跟君竹谈谈比较好,过几天我再过来。”

见妈一脸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的表情,罗君竹表示自己相当懂事:“妈,你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啊。”见桌上茶杯随时有飞过来的危险,她赶紧闪进厨房,“我先做饭,您老慢慢想着,一会咱俩边喝边聊。”

罗爸爸过世早,忘不了他的罗妈妈带着君竹艰难度日,没再起结婚的念头。虽然家境拮据,但妈妈从未亏待过君竹。别人家孩子有新衣服,君竹也有,只不过别人家买三件,君竹买一件。

别人家孩子去学音乐,君竹也学,只不过别人学比较贵的钢琴,君竹说:那有什么意思,我喜欢口琴。女孩子把口琴吹得出神入化,比其他孩子上学校晚会的机会还多,她骄傲地跟妈妈说:你看,学口琴多好,去表演揣在口袋里就拿去了,别的乐器多难背,要是钢琴,还得抬着过去呢。

罗妈妈看着异常懂事的女儿,欣慰上天给了她这样好的孩子。别人家孩子花大笔补习费,君竹让妈妈把钱省下来给她补充营养,其实是心疼妈妈天天只吃素菜,想让她跟着一起吃点。而君竹用更多的刻苦换回来优异的成绩,让母亲足以为她骄傲。

高考前夕,罗妈妈患上严重的风湿,为了能就近照顾妈妈,能考上更好大学的君竹选择了本地的学校,毕业后就近找了工作。

饭菜做好,简单的两菜一汤。罗君竹给自己倒上一杯红酒,给妈妈倒上一杯药酒,多年来,娘俩习惯在过年过生日或是有什么大事庆祝或商量时,喝上一杯。

酒下肚,菜吃着,妈妈却仍然沉默着。

觉得不太对劲的君竹把自己的红酒端起来干掉,长长地吁了口气:“妈,有什么话您就直接告诉我吧。没啥大不了的,咱们家这些年经历了这么多事,我爸去世,你生病,不都挺过来了,还有什么过不去的。”

罗妈妈终于开口:“君竹,今天来的那个人,她是你亲生妈妈……”

“什么,我亲生妈妈?妈,你在说什么?你最近电视剧看多了吧!”罗君竹大叫。

罗妈妈这才把真相告诉君竹,那个穿着华贵的女人叫做于珍珍,和罗妈妈陈红妹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与其说是好朋友,更像是小跟班。于珍珍从小长得漂亮,追的人多,陈红妹长相普通,性格懦弱,习惯了珍珍的颐指气使,也习惯了在她身边看她像小公主一样接受男人们的恭维和讨好。

大专毕业后,陈红妹踏踏实实工作,在家人介绍下认识了丈夫并顺利结婚,而于珍珍高中毕业后就和当时的男朋友去了深圳,俩人断了联系。

一天,陈红妹回家时看到门口蹲着一个人,听到脚步声那人抬头看来,居然是许久不见的于珍珍。她这才知道于珍珍那个帅得好像明星的男朋友扔下她跟富婆去了香港,而她已生下俩人的女儿。

于珍珍哭得撕心裂肺:“红妹,我真的养不活我们母子俩,你也知道,我没学历,也没什么本事。我想把孩子扔在福利院门口,可我实在舍不得啊,这是我的亲骨肉啊!红妹,求求你,帮我照顾几年,我会给你生活费的,等过几年我挣到钱了,我就来把孩子接走。”

陈红妹刚结婚没多久,怕丈夫和婆家对莫名其妙多出来的孩子心有不满,正当她想拒绝时,襁褓中的宝宝对着她笑起来,弯弯的笑眼顿时柔软了她的心。她伸出手去,小小的软软的暖暖的手儿握住她的食指,这一握,便是一辈子。

于珍珍留下孩子离开了,陈红妹的丈夫也是个心软的,俩人顶着公公婆婆的不满和别人的非议留下君竹当作自己的孩子养。

过了两年,陈红妹和丈夫仍然没有自己的孩子,多方检查后发现丈夫患有死精症,幸好家里有君竹这个小可爱,让他们求医问药之路显得不那么痛苦。有时,豁达的罗爸爸还开玩笑说也许上天知道他有这个病,特地将君竹送到他们身边呢。

渐渐地,他们对于生育孩子这事不再抱希望,于珍珍自从离开后再没联系红妹,也没有给过生活费,消失得无影无踪,俩口子也就把君竹当作自己亲生孩子,上了户口,一心一意培养她。

后来,罗爸爸患重病,家里为他治病花光了积蓄,罗妈妈怕君竹跟着他们受苦,偷偷打听过于珍珍的情况,这才知道当初于珍珍前男友跑了以后,她生下君竹没多久便去找工作,一边照顾孩子一边上班让从小习惯享受的她苦不堪言。

很快,容貌出众的她被老板儿子看中,她同意和他交往,但隐瞒了自己有孩子的事情。老板儿子真心喜欢她,没多久准备求婚,她便将孩子送给了陈红妹,连给生活费都怕被丈夫发现,就此断了联系。

知道于珍珍送孩子的缘由,罗妈妈就绝了让君竹跟着她的念头,既然她为了富贵生活送走孩子,也从未想过要回她,君竹回去也是受苦,她可舍不得自己心肝一样疼着的宝贝给人家糟践。

可今天,于珍珍像二十几年前一样突然出现在罗妈妈跟前,她说要和君竹相认,她说自己当年也是迫不得已,现在要好好弥补君竹,她还说自己日日都想着君竹,夜夜都梦着孩子。

君竹是个有主意的,思忖了一会告诉罗妈妈,她会和于珍珍相认,毕竟是她生了自己,她要补偿要对自己好都未尝不可,但自己将来还是会和罗妈妈住在一起。

她搂着又希望她们母女相认又害怕失去女儿的矛盾中年妇女安慰道:“老妈,我永远都是你的女儿好吧。是你一口一口把我喂大,我生病时是你熬夜照顾我,所以啊,我不会离开你的。”

罗妈妈露出欣慰的笑容,这个女儿,真是没有白疼。

如于珍珍所愿,罗君竹同意和她相认,两人相认时,女儿坐在对面,抱着双臂,审视着她,就像两个初次认识的陌生人,带着探究和警惕。

于珍珍能想到的弥补女儿的方式就是花钱,多年来钱给她带来的优越感让她面对女儿这个陌生人时不由自主地显摆起来。她原本想低调一点,谦卑一点,却在给君竹买包包买衣服时忍不住对她挑选的颜色和皮质意见不断。

君竹工作和收入都不错,这些牌子不是买不起,而是觉得没必要,之前父亲生病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还欠了不少外债,还清外债后母亲又患了风湿,她想着得多攒点钱,以后总用得着。因此,于珍珍的意见听起来就显得有些刺耳,况且年龄的差距摆在那里,于珍珍瞧得上的并不代表她穿着合适。

君竹沉了脸,“不好意思,我工作很忙,就不陪你慢慢逛了。你想买什么请自便。”说完她转身就走。

于珍珍慌忙拉住君竹:“君竹,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我,我就是心直口快,想到什么就说出来了。你别生气,我这不是想给你买几件衣服吗,你长这么大,妈妈都没给你买过一件衣服,买过一个包包,妈妈真的很难过,你就让我为你做一点小事吧。”

君竹感觉到她的手紧张得发抖,心下恻隐,停住了脚步。接下来的行程愉快了许多,君竹随意看着,于珍珍小心翼翼地陪着,偶尔问一句喜不喜欢这个款式。

待了几天,于珍珍依依不舍地回了深圳,君竹松了一口气,她真的不想应付这个生物学上的妈妈,太冷了有点不忍心,可怎么都热情不起来。而且,总是有种奇怪的感觉,但又说不出来哪里奇怪。

回去没多久,于珍珍又回来了,给陈红妹和君竹带回来很多贵重的礼物,只是脸色看起来没有上次好,颜色灰暗,形容枯槁,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君竹瞥了眼桌上堆的冬虫夏草、鹿茸人参啥的,心想这可是下了血本啊,不知道接下来要说的是什么。

在陈红妹的劝说下,于珍珍似乎不情愿地开了口。果然不是小事,她和丈夫所生的儿子肾衰竭,一直找不到合适的肾源,眼看儿子快不行了,就想让君竹去验一下是否匹配。

她哭得撕心裂肺,哀求君竹去为她那素未谋面的弟弟捐一个肾,说只要君竹答应,他们会好好补偿她,她今后都不用那么辛苦工作。

君竹看着她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精致的妆容弄得一团糟,这才是一个母亲的样子,在孩子生命面前,哪还有什么仪容,哪还有什么尊严!

曾经自己生病时,罗妈妈穿着睡衣背着自己往医院跑,烧得迷迷糊糊的小女孩看着头发乱蓬蓬、睡衣皱巴巴的妈妈疯子一样门诊、挂号、收费、拿药间奔走,那一刻妈妈什么都不在意,唯一记得的只有女儿的病。而不是于珍珍在自己面前那样,仪容端正、要求严苛,好像上级对下属似的。

哭完了说完了哀求完了,于珍珍说她回去等消息,这回君竹看懂了她的依依不舍,原来不舍的是她的那颗肾。

“妈,你怎么看?”君竹征求妈妈的意见。

沉默了很久,罗妈妈艰难开口:“君竹,从道理上来讲,他是你弟弟,你应该救他的命。但从我内心来说,我不愿意,我舍不得,你是我最宝贝的女儿,你少一根头发我都心疼,何况是要少一个肾。”

罗妈妈抹起了眼泪:“说是说少一个肾没关系,不影响身体和生活,怎么可能啊。你想想,划个口子都疼得不得了,好好地摘掉一个肾,怎么会不影响身体。以前听说有的人少了一个肾,身体虚得不行,重点的活都不能干,还容易生病。妈……妈真的不愿意你受一点伤害。”

“妈,我知道你的心情,我会好好考虑的。”君竹拉着妈妈的手慎重地说道。

第二天,思考了一夜的君竹告诉于珍珍她愿意去配型,不过得在本地医院。于珍珍欣喜若狂,一直跟君竹说:他们全家一辈子都感激君竹,他们会报答君竹……

君竹不说话不做声。

做完配型,君竹开始忙碌着自己的事。

拿到结果那天,于珍珍冲到君竹家,想告诉他们配型相符的好消息,却得到一个噩耗······(原题:《余生,不必再见》作者:努小兔。来自:每天读点故事【公号:dudiangushi】,看更多精彩)

相关推荐

离婚五个月后悔了!

离婚五个月后悔了!

根据网友来信整理而来,请勿对号入座。欢迎关注头条号:温柔不美。每天带给你不一样的情感故事。大家好,我叫王艳艳,今年28岁...
想结婚,对不起,你还不够资格!

想结婚,对不起,你还不够资格!

根据网友来信整理而来,请勿对号入座。欢迎关注头条号:温柔不美。每天带给你不一样的情感故事。大家好,我叫黄梅,今年28岁,...
都删了吧,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啊!

都删了吧,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啊!

根据网友来信整理而来,请勿对号入座。欢迎关注头条号:温柔不美。每天带给你不一样的情感故事。大家好,我叫华子,今年十月份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