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不屑一顾,有人奉为圭皋,二田书法为何陷入争议旋涡

来源 惊龙轩  2017-11-15 13:30 

不管你承不承认,就影响力来说,当今书坛能与二田比肩者鲜有其人。当然,影响力与书法水准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二田致力于书法的教育与普及,可谓成绩斐然,其正面影响力完全盖过书协,这一点应该是毋庸置疑的。同时,伴随着二田书法水准到底如何的争议也分化成两个极端:有人奉为圭皋,称其书法水准百年难遇;有人却不屑一顾,称二田实际上是在画字,充其量就是在普及写字教育,论书法完全不上档次。

有人不屑一顾,有人奉为圭皋,二田书法为何陷入争议旋涡 书法 第1张

其实,在艺术审美上存在争议本来是件很正常的事情,甚至是推动艺术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但是对于二田书法的争议似乎早已超出了艺术审美的范畴,竟然上升到了书坛流派之争,尤其是频频指点书坛的田蕴章先生,俨然扛起了捍卫传统书风的大旗,欲罢而不能了。

有人不屑一顾,有人奉为圭皋,二田书法为何陷入争议旋涡 书法 第2张

先抛开二田书法的艺术水准问题不说,其实,把二田推向争议旋涡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田蕴章先生屡次在教学节目中直言书坛乱象,甚至把矛头直接对准了书协权威人士,观点鲜明,用词犀利。笔者对其点评印象最深之处有三个:其一,是对书协评委的点评,称“书协评委中能书者不过十之二三”,书协评委的水准尚且如此,其它所谓权威人士的水准可见一斑;其二,是对当前争议最大的丑书现象的抨击,用词极为直接、大胆,笔者对其评价视频专门做过推荐;其三,点名批评书协楷书委员会主任旭宇先生,称旭宇先生所创今楷对传统书法造成不可估量的危害,其写的今楷书法水平一般,行草书水平较为中等,目前没见过旭宇先生写的真正楷书。凡此种种,不再一一例举。

有人不屑一顾,有人奉为圭皋,二田书法为何陷入争议旋涡 书法 第3张

田蕴章先生针锋所指无不是书坛权威或重量级人物,因此而招来的激烈反击也就不足为奇了。很显然,就网上几乎一边倒的评论来看,田蕴章先生的诸多观点得到了大多数书法爱好者的支持,这其中也包括很多对二田书法评价不高的人,大家有感于书坛的种种乱象,书协也一度被推向了风口浪尖,解散书协的呼声不绝于耳。

关于二田书法水准的争议,观点泾渭分明,很难调和。笔者曾经在一次回答悟空问答关于二田为何楷书突出,行草不行的问题时提出过这样的观点:二田的楷书学到欧楷的规范、严谨,并且强化了其美观的视觉效果,同时,舍弃了欧体的险绝和富于变化的精髓。这一点,田英章先生自己也是承认的。通俗地说,就是把楷书写“死”了。大家都知道,行书重于行气,草书重于气势,对于线条功夫要求更多。而二田在习练欧楷是已经形成了桎梏,要想突破其实比一般人更难。另外,二田以楷书名世,在行草书方面用功并不多,很多时候就是把行书当成了楷书的“快写”,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有人不屑一顾,有人奉为圭皋,二田书法为何陷入争议旋涡 书法 第4张

笔者的评价当时就引来了一片争议之声,很多人说评价中肯,也要很多人留言说贬低了二田的艺术水准,二田在书坛的影响力由此可见一斑,而关于二田书法的争议也必将延续下去。

相关推荐

网友痛批田蕴章,引发口水战

网友痛批田蕴章,引发口水战

1、田蕴章认为书法的定义应是“汉字书写的法则”,而将书法说成“汉字书写的艺术”就说不清楚了。《一藏书论》中提到仅是法则那...
落花能落泪丨唐伯虎有多痴情

落花能落泪丨唐伯虎有多痴情

唐伯虎,素以风流才子知名。然而唐伯虎的风流绝不是电影里“点秋香”那么浮皮潦草。《落花诗》是唐伯虎的组诗,本是应和沈周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