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永远不可能消失的行业——“黑老君”

来源 图说阳新  2017-12-12 10:00 

农村永远不可能消失的行业——“黑老君” 文化 第1张

“黑老君”是打铁人对自己的称呼,民间认为老子是打铁出身的,老君爷是铁匠的祖先,而老子面黑,黑古为刚正之色,又因打铁人长期烟熏火燎,煤染汗渍而面色黝黑,故他们如此自我称呼。自从发现青铜铁矿打铁就是社会最重要的行业,既可铸造国家防备之武器---刀枪剑戟,又锻造农耕必须之农具---锄锹镰犁。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科技的进步,打铁这门古老的手艺慢慢淡出人们的视线,它会消失吗?(摄于阳新三溪镇)

农村永远不可能消失的行业——“黑老君” 文化 第2张

打铁在过去是不可或缺的,农民用的犁耙、锄头、铁锹、镰刀等各种农具,每家每户日常生活中用的火钳、火叉、榔头、剪子、菜刀等家什,都要靠打铁人打出来。八十年代以前在阳新城乡到处可以听到“叮叮当当、叮叮当当”打铁的声音,现在城里已经没有打铁人的身影了,但只要农村存在打铁就不可能消失,我们记录下了他们的劳作。图中一位老农提着几把旧锄头走进打铁铺准备翻打。(摄于阳新三溪镇柏树村)

农村永远不可能消失的行业——“黑老君” 文化 第3张

民谚曰“世上三样苦,撑船、打铁、磨豆腐”,过去铁匠揽活颠沛流离,风餐露宿,也是一行苦活路,但毕竟可以养家糊口。现在铁匠们都有固定的铁匠铺,不用再走村串巷,相对来说舒服一些。图为一位老人到铁匠铺拿钱取自己打的东西。(摄于阳新三溪镇藏河村)

农村永远不可能消失的行业——“黑老君” 文化 第4张

过去打铁是一个很苦很累的活,因为所有的工艺都是靠人工完成,一把大榔头有十几斤甚至几十斤重,一天捶打下来没有一定体力的男子汉是坚持不了的,现在打铁铺都用上了空气锤,粗胚锻打由机器完成,既节省了人力又提高了效率,科学技术就是生产力一点也没说错!(摄于三溪镇上余村)

农村永远不可能消失的行业——“黑老君” 文化 第5张

原来打铁一般都是师傅带着一个或两个徒弟组团完成,徒弟第一天上门见师傅须在师傅安排下祈拜铁匠祖先老君。现在的铁匠师傅都是一个人就是一个铺子,一是没有年轻人愿意学,二是机器完全可以代替徒弟干活。火星四溅,火花飞舞,这位师傅陶醉在自己的手艺中。(摄于阳新木港镇吉山村)

农村永远不可能消失的行业——“黑老君” 文化 第6张

这位铁匠师傅比较讲究,劳作时带上口罩,其实这样对身体是有好处的,但大部分铁匠师傅嫌麻烦,也觉得自己没那么娇贵。(摄于阳新木港田畈村)

农村永远不可能消失的行业——“黑老君” 文化 第7张

打铁是个力气活,也是个技术活,机器锻压只能完成毛胚粗打,要完成各种客户的不同需求,打出各种不同的铁器还是要靠人工慢慢打磨,而这也最能体现师傅的手艺水平。(摄于阳新龙镇月台村)

农村永远不可能消失的行业——“黑老君” 文化 第8张

俗话说“打铁还需自身硬”,不仅是指榔头是“铁榔头”,也指这铁砧要硬垫在低下要禁得起“千锤百打”,这位师傅左手拿着夹钳,右手拿着小锤,不断转换不断捶打,铁块在铁砧上已经被师傅打成了一把精致的二齿锄。(摄于阳新龙港镇大桥铺)

农村永远不可能消失的行业——“黑老君” 文化 第9张

农村现在的铁匠师傅与时俱进都有很强的品牌意识,他们都会在自己制作的铁器上打上自己铁匠铺的标记,既是宣传也是信誉更说明质量过硬有底气。铁制的器具经久耐用,虽然超市里也有不锈钢的刀具但很多人还是喜欢老祖宗用的铁打菜刀,智慧的铁匠师傅们还会根据农村的需求“量身打造”出不同的农具,这是机器批量生产所不能代替的,打铁是否会消失答案就不言而喻了。(摄于大冶金牛镇)

相关推荐